它被歸類為言情小說,但以言情小說的觀點來看這本小說,似乎有些不對勁。說他不是言情小說嘛,它的確是以愛情貫穿全書,以愛情為主體。但全書最感人的部份,卻不在於愛情本身。

先說言情的部份,以愛情小說的標準來看男女主角的互動,實在是不及格,太過於普遍的劇情,難以吸引讀者的目光。

但這本書依然是我心中的好書,它令人感動與深思的,是描寫出明末清初那個時代漢族士大夫的選擇與悲哀。

明朝覆滅,異族進入中原,知識份子面臨了或抗、或降,或仕、或隱的抉擇問題。女主角的父親選擇了歸隱,從此不問世事。表面上心如止水,在內心卻不免遺憾。大丈夫本應兼善天下,無奈時不我與,只能夠獨善其身。

而女主角的兄長則選擇抵抗,四處奔走,企圖推翻異族。這是當時許多知識份子的抉擇,他們拋頭顱、灑熱血,保護明代的王室,企望能驅逐韃虜。但到頭來卻因南明朝廷不能團結,而歸之於失敗。

最令人唾棄的則是那群降臣,貪圖富貴與性命,拋棄民族精神,違背了「忠臣不是二主」的原則,被後世的中國人深深的不屑。

但是書中楊士謙的抉擇亦有其道理,「南明政權仍掌握在魏忠賢餘黨手中,仁人志士慘遭殺害」、「我若不開城降清,則揚州十日、嘉定三屠的事件必會發生在南京」、「降清是為了滿城百姓」。在這種情況下,能苛責他嗎?或許史可法的千古英名,是建立在揚州千萬生靈的生命上吧!

對於這樣一個大時代的歷史,我們後人或許也無權多做批評,我只是認為「如果覺得降清是對的,那就降吧!如果堅持要抗,那也別猶豫。」。

大致上,堅持反抗或歸隱的人,心中不會有所猶豫,因為他們自認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。為了貪求富貴而降的人,也得到他們應得的。然而像楊士謙這種人,卻是最可悲的。抗則有愧萬民,降則有違聖訓。即使投降了,依然不自由,不甘不願委委曲曲的作著清朝官,內心卻一便衣變的質疑著自己的品德與操守。

2001.05.01

附註:
* 言妍是歷史系出身的,她的小說都有詳實的時代背景與主題,但部分小說的書中那種悲的感覺,令我害怕,不敢讀第二遍。
* <絳痕記>屬於格格堂系列,另兩本是<月漉波煙>及<夜雨霖鈴>,其中<夜雨霖鈴>的背景是康熙滅三藩。
* 我最喜歡的系列是無情碧系列,三本分別是天步曲(權臣的抄家)、流空曲(寫女子守節與牌坊的壓迫)、水盡曲(明末倭寇海賊)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9096075 的頭像
d9096075

戀字集

d90960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