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真的有些怒了
覺得很心涼....

或許
如果是我自己被放鴿子
也許摸摸鼻子就算了


在雨中等待的人是爸爸
我覺得好生氣
為爸爸感到不平

那位導師明明之前就收到家長的委託
取消了和爸爸的約會
為什麼這麼輕易的就把這委託拋之腦後
沒有盡到聯繫的責任
讓不知情的爸爸前去赴約

或許爸爸沒有生氣
但對於原住民的印象必然大打折扣
而且是把所有的原住民一起被貼上標籤吧

可憐者必有其可恨處
對於原住民
我突然有這種感覺

或許很不客觀
或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
但卻是我現下深刻的感覺

d90960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