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六看到一則對岸的新聞,一位留美的大學生與藏族同學一起遊行,並舉出反奧運的手勢。

這一位留學生被指為漢奸,成為大陸民族主義及國家大愛下的發洩口,
個人身分、家中住址、電話、父母工作單位都被公佈在網站上....

今天看到了高雄一則虐狗的新聞,兩位殘忍的國中學生將酒精膏塗在小狗身上,
放火燃燒,並驕傲的向眾人炫燿....

然後,這兩位學生的名字、學校、班級、家長手機等資料也被公佈在網站上...

好相似的手法,讓我覺得有些害怕...

對岸的事兒姑且不說,自認為自己對於國際新聞了解的不夠通透。

但高雄虐狗案,兩名學生確實是錯的,校方的解釋也有推託之嫌。

但難道不能透過法律來處理這件案子嗎?難道不能用理性的態度來面對事情嗎?
當人們自認為是法官,認為自己是伸張正義的使者,這不也是一種自我中心嗎?

學生的做法確實惡劣  但在網路上匿名罵髒話  侵犯隱私  使用多數暴力的人  也絕不是理智的一群。

d90960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