倉央嘉措是第六世達賴喇嘛,同時也是西藏有名的情歌詩人。他是一個熱愛自由、放浪不羈、充滿人性、崇尚愛情的一個一個悲劇人物。

會對這位喇嘛有興趣,源於朱哲琴的[央金瑪]專輯中,有首不協調的歌名[六世達賴喇嘛情歌],出家人和情歌,給人一種不相稱的感覺,但歌曲確實是動人的。歌詞是由許多首倉央嘉措情詩的合輯,有種樸實而真誠的美感。

近日在晉江文學中看到[江湖往事之鳳城飛帥]的介紹,男主角(?)拓桑的形象就是以倉央嘉措為背景的,是一篇讓我不忍釋卷的好作品。文章中拓桑唱出了我很喜歡的情歌[那一世...],就是出自倉央嘉措之首。

「那一天
 閉目在經殿的香霧中
 驀然聽見你誦經的真言

 那一月
 我轉動所有的轉經筒
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尖

 那一年
 我磕長頭匍匐在山路
 不為覲見 只為貼著你的溫暖

 那一世
 我轉山轉水轉佛塔啊
 不為修來世 只為在途中與你相見」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早期倉央嘉措的情詩中,是充滿內心掙扎與徬徨的,很有名的這首應該是蒼央嘉措對自己的提問吧?
「曾慮多情損梵行,入山又恐別傾城,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。」

發人深省又有點悲哀

「壓根沒見最好,也省得情思縈繞。
 原來不熟也好,就不會這般顛倒。」

「我觀修的喇嘛的臉面,
 卻不能在心中顯現;
 沒觀修的情人容顏,
 卻在心中明朗地映見。」

歌詞中的他是小心翼翼,生怕被人發現私會情人之事。

「聰明的看門狗兒,莫要說我行蹤,
別說我薄暮出外,別說我黎明才歸。」

但年齡漸長後,倉央嘉措便徹底地顯示了自己不羈的個性。20歲那年,曾以死相拼,不受比丘戒。更不顧各方的責難,變裝易名,溜出布達拉宮,與情人幽會。此時期的歌詞內容更加公開張揚,與前期的[保密]之想形成鮮明對比。不顧教規禮法,將自己的性情顯露無遺。

「入夜去會情人,破曉大雪紛飛。足跡印到雪上,哪有秘密可保。
人們說我閒話,自認說得不差,少年我的腳印,進了女店主家。」

「莫說倉央嘉措,去把情人尋找。恰似己所覓求,他人同樣需要!
背後兇惡龍魔,我已不再害怕,前面香甜蘋果,我定要摘到它!」




d90960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